最近不是流行贩卖焦虑么,新媒体、公众号、自媒体,莫不是以贩卖焦虑为乐。

太多的我也不用多说,自己百度可以查到太多这样的文章。

我的观点在于,为什么这些贩卖焦虑的自媒体公号一个个赚的盆满钵满,蘸着人血的馒头,越吃越爽,而这些媒体的受众,也乐意干下这碗浓郁的毒鸡汤?

当个底层程序员,幸幸苦苦一个月挣个万把块钱工资,知乎上开个付费讲座,卖课,一场赚个十万八万?

办公室当个文员,一个月几千块工资,做公号,写些什么《为什么北上广优质大龄女青年越来越难找到靠谱男朋友》之类的,篇篇十万加?

对屌丝阶级的剥削抽盘,割肉放血,敲骨吸髓……才是这些公号赚钱的一切根本思路。

其实扩大了讲,这个国家的政府、税收、股市、房价、户口制度等等,何不也是这个思路呢?

什么水向低处流,钱往高处流,这世界什么时候成了这个样子?

嗯,这是个有意思的课题,先占个坑,有空深入研究一下。